泸州红岩村10多个春秋耕耘,茶叶成脱贫致富“金叶子”

日 期: 2021-02-05   来 源: 泸州市扶贫开发局
分享到:

一株茶叶树,富裕千万家。在泸州市脱贫攻坚的战场上,涌现出许多感人的人和事。叙永县叙永镇红岩村党支部书记韦思华带领3825名村民,发展茶叶致富的故事,就是其中之一。

几番创业 退伍小伙屡败屡战

1994年,21岁的韦思华从部队退伍回到家乡红岩村。当时,外出打工潮席卷全国,急于改变家里贫困状况的韦思华没有选择到东部沿海发达地区,而是“西进”到马尔康“淘金”。

川西高原雨少风大,建筑工地上尘土飞扬,环境十分恶劣。每天,韦思华不停地劳作,不分昼夜地干活,夜晚睡在透风的工棚,连厕所都没有。条件艰苦也就罢了,没想到连工钱也常常被拖欠,韦思华心里很不是滋味,决定回家另谋生计。

刚开始,韦思华雄心勃勃地养鸭子,一无技术、二无经验,鸭子死亡率很高,起早贪黑忙活两年时间,不仅没赚钱反而倒亏。1998年,韦思华又操刀当起杀猪匠,无奈乡里大多是贫苦人,赊账的比掏现钱的还多,资金经常周转不过来,厚着脸皮要账又得罪人,韦思华再次遭遇“滑铁卢”。

2004年,韦思华又拿出六七千元,买了一辆摩托车跑起乡村摩的。危险辛苦不说,还是非法营运,韦思华思量再三,不得不放弃。

一晃蹉跎十年,韦思华无一次成功,但他致富的念头却像种子一样扎根心里,他一次次给自己加油打气:只要敢想、敢干、敢去闯,人的命运终究能改变。

背水一战 茶叶树变成“摇钱树”

“希望在何方?”身陷迷茫的韦思华经过不断思索、观察,前方渐渐出现一缕阳光。

红岩村海拔700余米,气候温润,酸性红壤,早在清朝中期,村里人便开始种茶制茶,产出的茶叶属上品,一直延续到现在。2003年,村内唯一制茶户牟德猷因年纪过大不再收购,全村的茶叶突然断了销路,茶农陷入绝望,砍伐自家茶树的场面屡见不鲜。

“绝不能让百年老茶树消失。”韦思华下定决心,开办制茶作坊,恢复红岩茶品牌。说起制茶,本村老牟家做了几十年茶也没有发财,两个儿子都不愿意接班,茶树土地流转没人敢要……显然,韦思华接到的是一个“烂摊子”。

韦思华不放弃,借了7000多元,动手把老屋打扫干净,聘请过去在老牟家制茶的技工,准备放手一搏。关键时刻,妻子又资助他7000多元作为启动资金。

2004年初,韦思华创办红岩思华茶叶加工厂,翻开了人生新篇章。三月春风荡漾,迎来出茶时节。韦思华白天背着背篓到村民家去收购生茶叶,晚上加班熬夜制茶,第二天清晨骑着摩托车到乡镇上摆摊卖茶。由于缺少人脉和经验,很多买家并不熟悉红岩茶品牌,茶叶出现滞销。

经过半年的打拼,红岩茶销售渠道建立起来,茶叶行情一天天好转,村民看到茶叶是“摇钱树”,纷纷上山打理茶树。韦思华乘胜追击,不断拓宽销售渠道,利用县城的茶叶专卖店、各大超市的专柜、电子商务平台等进行销售,茶叶生意越来越好,高端产品“毛峰”“毛尖”挺进广州、上海等大城市。

红岩花开

绿水青山绘致富拼图

2006年,韦思华担任红岩村村干部,又挑起带领全村人脱贫致富的重担。


红岩村新貌

如何负重前行?韦思华几经思索,构思出利用茶叶致富的“拼图”:承包150亩茶园,带动周边500户茶户扩种1000余亩茶树;红岩村成立茶叶专业合作社,采取引导种植、订单收购模式,定期收购村民采摘的茶叶,茶农收入有了保障,村民的积极性更高了,茶叶也成为红岩村发家致富的“金叶子”。

2010年,韦思华把茶厂更名为叙永县定峰茶业有限公司,投入100多万元改善工厂设备,形成一条集茶叶生产、加工、包装为一体的生产线,每年加工干茶能力达8万多斤;继续承包茶地建立核心示范片面积1000亩,带动500多户村民就业。

2013年,韦思华当选为红岩村党支部书记,多方筹措资金3000多万元修水渠、堰塘,现在村里家家户户通水泥路,还修建了几个标准化垃圾库,环境更加优美了。

10多个春秋耕耘,红岩村1012户家家种茶,亩均收入5000余元,户均年收入5万余元,村民基本修起“花园洋房”,200多个农户有了家庭轿车,20多户办起了农家乐、搞起了乡村旅游。同时,相邻的宝元村、丹山村借鉴红岩村的经验,种茶6000多亩,日子越过越红火。

2011年,红岩村被命名为全省现代农业万亩(茶叶)示范区和“泸州十大最美茶园基地”,“红岩定峰毛尖”获中国(四川)国际茶博会金奖,被评为“四川省地方名优产品”。2013年以来,红岩村连续5年被评为叙永镇优秀基层党支部;韦思华先后被泸州市和叙永县评为优秀共产党员、学用标兵优秀个人、优秀基层党组织书记、优秀共产党员。

2019年,泸州市茶叶机修机采现场会在红岩村召开,标志着红岩村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大获成功。韦思华则再次陷入沉思中,酝酿着他的下一个“拼图”……

相关内容
为了获得更好的浏览效果,建议您使用IE8.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(推荐使用360、Firefox、Sogou)登陆本站点